ACTIVITIES & CLASSES - Upcoming




大悲忏法会 (来临法会在1月20日)Great Compassion Repentance Dharma Assembly


by 妙仁法师 Venerable Miao Ren



Date:2018年1月20日
Time:上午10点30分至中午12点30分
Course Duration:两个小时 2 Hours
Course Dana:随喜点灯供斋 Light offering and Lunch offering
No. of Students:

经忏,种类繁多,以观音为主的《大悲忏》仅是其中之一。

是与观世音菩萨的甚深因缘罢,整个飘摇、动荡的青春,我日日所拜、所持的,即是《大悲忏》。

但是,《大悲咒》与《大悲忏》是不是一样呢?两者究竟有何关联?又有何差别?

《大悲咒》与《大悲忏》两者系出同源,皆出自《大悲心陀罗尼经》。‘陀罗尼’即‘咒’的意思。《大悲咒》即是千手千眼观音于这部经典中所宣说的无上咒语,也就是千手千眼观音的根本咒。它一共包含了八十四句,四百一十五字。

《大悲忏》相传为世尊幼子‘罗睺罗’化身的宋代知礼和尚,根据这部《大悲心陀罗尼经》为主体,所发展、编写、制定出的仪轨。它包含了《大悲咒》,以及经典的核心思想,同时,也涵盖了安置道场、结界、供养、入忏、启忏,以及忏悔、观行的种种程序和仪式。诵一个 《大悲咒》仅需几分钟的时间,拜一部《大悲忏》则往往需要两个钟头左右。

《大悲忏》是一类‘忏门’,也是佛法中的‘事门’,是透过‘事相’、‘仪轨’的形式,透过声音、梵呗、庄严的道场、虔穆的信众,所集体共同震荡、共同表彰的宗教情感和宗教情操。依此,它也是一项‘共修的法门’。

为什么一定要‘共修’呢?只要够虔诚,难道不能一人随时随地独修、独忏吗?

也许,会有人也升起如是的疑惑。早期,于高雄山寺闭关中,我即是采取独修的方式进行《大悲忏》。由于它要求了高度的专注与禅定,因此,并非初修者以初始的散心、浮心便可抵达。依此,格外需要练就一番修行的工夫与素养。

采取‘共修’于初学者格外得力,唯因‘木头总是跟着木排跑’。一根木头,可能在汹涌的河面东奔西窜,不知漂向何处;一排又一排的木筏,牢牢绑紧,则可能井然有序,片毫不失地安全抵达彼岸。这便是‘依众,合众’的善巧方便。

首先,它举行的地点是一座清净、庄严、宁静、安详的道场。人们一进入,也便自然地摄心庄穆起来。同时,在拜忏的过程中,由于梵呗、唱诵、仪轨不断持续举行着,即使心念偶尔流转、飘忽、岔开了,也不可能完全中断、停止下来。且由于‘木头总是跟着木排走’的巨大凝聚力,一个飘闪的妄念,根本敌不过百个、数百个,甚或上千个虔心专注的力量。因此,妄念瞬即打散,又融入强而有力的‘共忏’主流中。

于是,你忏悔,他忏悔,我忏悔……集体的氛围,带来相互的震撼与交响;那忏悔,即如一堵气势庞大的洪流般,能够发自心底的,涤净一己内外的垢恶与罪障。

忏悔,唯有在真正的虔诚恳切中,才能发生作用,也才能具体转变身、心。散心浮动,则很难抵达拜忏的效果。‘共修’则相对的,以集体的力量,转化了个体所可能有的散乱、疲怠,而能倾全副心意地,达到‘拜忏除障’的目的。这是为什么世界各大宗教都采行类似的集体祈祷、礼拜和诵赞。

自从宋代知礼和尚制定《大悲忏》忏仪,《大悲忏》法会即成为汉地普受欢迎的观音法会。

法会细节次序:

10.30 am 佛前上供

11 am 礼忏

12.30 noon 法会圆满,用午餐

No registration required. You are welcome to bring your family members, friends and colleague to join us. Thank you.

无需报名。您可携带亲朋好友一起来参加法会。谢谢。